OMG

2009-06-29
原来脚上长了一大片胞是因为血热。

那些外用药治标不治本,于是改服重要了。

医生在抓药的时候,出了那些认识不认识的植物药材,我看到了一个个干蝉蜕,一只只干写字,一条条干蜈蚣涌向那堆植物药材。
于是一阵恶心。

可是没办法,不喝,过两天那些胞就往身上长了。

把药倒进锅里时,我又一次看到了那三样恶心的东西。
想到含有它们的味道的液体快要进入我的肚子,我突然觉得我在遭什么罪啊?

药熬好了,
我挣扎了许久,决定还是从明天早上开始喝。

眼不见为净,
如果不去看他们抓药,如果不是自己造熬,我会毫不犹豫地喝下去。

所以我想回家,
至少,生病不用什么都自己来。
<< 前一页へ << topページへこのページの先頭へ >> 下一页へ >>